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经济>

一位普通农妇的“非典型”创业

农民长期在外打工,回乡之后如何创业?

来源:运城日报发布者:陈永年时间:2019-09-09

在新盖的厂房内,行新枝(右)在炸制麻花 本报记者 王运涛 摄

我市实施“凤还巢”计划以来,越来越多的人踏上外出务工的旅途,也必然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返乡创业。但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进程中,像行新枝这样“硬碰硬”的,非要在大树底下开枝散叶的创业思路,绝对是“非典型”的。

摆在这种“非典型”创业面前的,是另辟蹊径的别开生面,还是有勇无谋的头破血流?

9月5日,记者来到文侯村,了解一位农村妇女的“非典型”创业心路。

新绛县50岁的农村妇女行新枝,要创业做麻花生意。这个想法不仅村里人犯嘀咕,估计不少运城人都想不通。

毕竟,从行新枝所在的横桥镇文侯村,沿108国道走35公里,就是鼎鼎大名的稷山县“四味坊”麻花公司所在地。

造手机不难,难的是要在苹果公司边上造手机;耍大刀也不难,难的是要在关老爷面前耍大刀。一头闯入已经非常成熟的市场,勇气与智慧缺一不可。

我市实施“凤还巢”计划以来,越来越多的人踏上外出务工的旅途,也必然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返乡创业。但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进程中,这样“硬碰硬”的,非要在大树底下开枝散叶的创业思路,绝对是“非典型”的。

摆在这种“非典型”创业面前的,是另辟蹊径的别开生面,还是有勇无谋的头破血流?9月5日,记者来到文侯村,了解一位农村妇女的“非典型”创业心路。

用不用添加剂?

巨大的诱惑与农民式的固执

行新枝的厂房就建在自家小院里,是那种成本低、易建易拆的类型。这很符合农民创业的实际。

进入一间厂房,沿墙一侧堆着高高的麻花,边上一张床上,也摆着一堆。

行新枝说,这成千上万根麻花全是不合格的,只是还没来得及扔。说是“不合格”,但她又随手拿出一根,折了一截,扔进嘴里。“吃着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在储存时出现了纰漏,渗油指标不合格,只能扔了。”她说。

看着这些能吃,不过就是拿在手上多蹭一点油的麻花,不但记者觉得可惜,周边的村民更是觉得“太糟践东西”。不少串门的村民过来,要拿一些回去吃。但自小在村中长大,平素非常惜物的行新枝却断然拒绝了。

“我宁愿让村民白吃我的好麻花,也不能让他们拿这不好的去吃,我怕别人背后说我做的麻花就是这个样,我扔得起钱,丢不起那脸!”她说。

这位将自己的“脸面”看得无比重要的农村妇女,尽管说起来干脆利索,但讲到那堆即将扔掉的麻花要损失上万元时,眉宇之间也是掩饰不住的心疼。

她平常把麻花炸好后,会先放到阴凉处晾干,然后再装箱。前两天一直是阴天,工人为图方便就把炸出的麻花放在离操作间最近的厂房里,没承想那天阳光很毒,一中午工夫,麻花就被晒了,一万多块钱,就这样没了。

说好的事情,哪怕承受损失、忍得肚疼也得做到,这种农民式的固执在行新枝身上表现最淋漓尽致的,是在用不用添加剂上。

开始做麻花前,她扮作顾客对县城和各个乡镇的麻花铺子挨个观察,还跑到稷山买回了十余家的麻花逐家品尝对比,最终确定了不加添加剂、添加蔬菜,做有色麻花的生产思路。

采访时,行新枝坦言她把创业想简单了,原来自己炸麻花自己吃,大了大吃、小了小吃,淡了淡吃、咸了咸吃,而要做成商品,成批量地打市场,一切都变了模样。

做五颜六色的麻花,如果可以用添加剂,那就太简单了,市场上各种色素都有,加进去颜色亮、成本低还容易加工;但因为不能用添加剂,她只能通过蔬菜本身的颜色来着色,蔬菜加多了麻花没法搓,加少了又看不出颜色,很麻烦。别人做麻花,发酵从来不成问题,添加剂会全部搞定,做出来的麻花又大又酥;而她只能用自制的老酵发酵,效果不如添加剂,个头小口感还不酥,没办法她只能加鸡蛋,每根麻花的面块也从50克加到了80克。

各种麻烦,各种纠结,因为有了新的要求,以前所有不成问题的东西都变成了新问题。一次,一项产品标准总是不达标,行新枝气得拿起添加剂往进一扔,啥都没干很轻易就达标了。但最终,她还是经受住了这种诱惑,再次返回去研究怎样不用添加剂也能达到标准。

在一些人看来,这纯粹是自寻烦恼,因为各种食品添加剂国家也允许使用,又不是往里面放毒药,何必和自己过不去?但这位农村妇女却总是固执:“再怎么允许那也是化学东西,吃多了肯定不好,再说那还能比这自然的好?我宁愿别人说我这东西不好吃,也不能说我害了谁!”

初试成功

她却选择“停业”闭门反思

行新枝从小在农村长大,如果说她与其他农民有什么不同的话,那还得说是二十多年的外出打工经历。她去过北京,到过太原,也在运城和新绛县城待过,当然,在她身上找不见“乌鸡变凤凰”的励志故事,她与绝大多数的农村打工者一样,干的并不是太高端的工作,家政和在县城一家馍铺兼职做些管理,已经是她打工生涯中最“体面”的工作了。

这样的人,这样的经历,典型的就像我们身边无数个走向城市又返回乡村的农民。

因为孙子需要照顾,去年前半年,她回到了村里。但在村里待了半年多后,她待不住了,总想着在村里干些什么。这个想法,以及以后在创业路上的无数个选择,其实都源于她常年在外的打工经历。打工不仅给了她经济上的报酬,同时也更新了她的观念,这让一个50岁的农村妇女,开始了新的人生阶段。

出不了村,离不了家,还能干什么?最终,她想到了炸麻花。村里出去的人挺多,春节回家都要赶着吃点自己家的麻花,还觉得外边多贵的也不如家乡的好吃。

有了想法,就开始实施。2018年11月的一天,就在自家院子里,行新枝请来了5个农妇,开始了自己的创业。

行新枝的创业持续了40天,外人看来非常成功,最多时有三四十名村民务工,仅村民工资就发了六七万元,自己也挣了好几万元。麻花产量一天最高达到300箱,远销北京、上海、深圳等地。

但春节之后,行新枝却“停业”了。

她陷入了反思——短暂的创业,让她看到了各种差距和短板。

包装不行,刚开始她就像常见的麻花铺一样,麻花往塑料袋里一装,放进纸箱子,顶多箱顶箱底加个纸隔板,且不说高档美观与否,有时候长途运输连不碎都保证不了。

还有炸制的工艺,刚开始她在院里支起了4个铁锅,炸来炸去,油渣一直在锅里翻滚,下面鼓风机呼呼作响,炭灰飞扬,怎么看都感觉有问题。

更重要的是配方需要调整,行新枝不用任何添加剂,又要在麻花里加蔬菜,如何改造传统的加工工艺,如何保证麻花的口感,成为最大的难题。

行新枝“停业”了,但家中却没“停火”,只是大油锅改成了小油锅,每天哄孙子睡着后,她就和上四五斤面,慢慢调试不同的配方。火龙果、西红柿、紫甘蓝、甜菜根、胡萝卜……能给麻花着色的,她一个个试,有的成功了,变成了目前的产品,但更多的失败了,只在行新枝的小本本上留下几串数字。不同的蔬菜加多少合适,鸡蛋加多少能保持口感,不同的原料最佳的发酵时间分别是多少……一个16K作业本上,记载着她半年内在成本、口感以及加工的可行性之间无数次的拉扯与平衡。

无数次的优选,无数遍的试验,麻花里加蔬菜,既要使颜色艳丽又要口感脆香,既要降低手搓难度又要解决蔬菜渗水问题,看时间,记温度,调配比,换工艺,每种食材每种麻花的做法配料不断调整。为了达到最佳口感,她甚至还用最先进的油水分离电炸炉取代了传统的炭火铁锅。

天天炸,天天调,天天记,试验的产品差不多的她吃掉了,太差的就趁天黑偷偷扔到村边的沟里。这个要强的妇女,怕别人笑话。

她自己试的配方记了一个作业本,正反面都是。当然,她手中也有其他同行提供的配方,很现成,也能轻松地达到要求,但她只能看不能用,因为里面有“安琪”“碱面”“小苏打”甚至还有“碳铵”。

行新枝苦心琢磨,费尽心机,最终都化为包装箱上的一句承诺:本品不添加臭粉、小苏打、泡打粉、明矾等任何化学添加剂。

今年9月,行新枝的创业再度开始,新的包装,新的工艺,新的配方,新的口味,她对自己的产品更有信心。“吃着现在的麻花,总感觉去年的口味愧对老客户,找个机会我会给每家送点让他们再免费尝尝。”她说。

从“麻花”到“麻特”

文化加持下高起点创业

文侯村是当地远近闻名的“老板村”,改革开放后,全村80%的村民外出闯市场,以一个个小摊点起步,逐渐走向全国各地,干起了批发五金交电、灯具、日杂生意,成了大大小小的老板。

如今时代不一样了,再靠当初那种摆摊式创业,已经不行了。所以从创业开始,行新枝就选择了高起点。

这首先表现在经营的规范上,她主动申办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申办了“食品小作坊许可证”,办了健康证,注册了商标,还建起了远远超过小作坊使用标准的厂房。

一城有一城的文化内涵,一村有一村的地域特点,不同的地方氤氲着不同的风情。有些时候,文化属性扮演着点石成金的角色,展示出极高的溢价能力。甚至可以说,在产品基本功能大同小异,颠覆性创新不足的时候,能否讲好产品故事,能否通过文化属性提升消费者的体验,满足不同群众的价值认同需求,是不同产品拉开价格区间的主要手段。

我们说行新枝的麻花创业是“非典型”的,高起点的,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她在对麻花进行功能性改进的同时,就重视并开始实施文化属性的附着和建设。

她所在的文侯村历史悠久,当地方言称麻花为“麻特”,为了弄清楚来龙去脉,更为了搜寻“麻特”的历史渊源、情感故事和技艺传承,行新枝奔赴省城图书馆遍查春秋战国时期魏文侯及其祖父魏绛的故事传说,魏文侯守信赴约,祖父魏绛和戎天下、魏文侯赐“麻特”祭祖等传说故事渐渐浮出水面。

有了故事,行新枝底气更足了,回到家后,她注册了“绛南府”商标,后来又将产品名称“麻花”改成了“麻特”,主打“绛州麻特”。她解释说:“改成麻特,多了一种乡音、乡情、乡愁,更容易走进消费者的内心。”

其实,这个改名,还有一种更重要的含意,那就是与市场上其他同类产品的切割。因为稷山麻花太有名了,经过长期的发展,这4个字已经形成了固定搭配,说起麻花,人们下意识地会在前面加上稷山两字。当市场中提麻花言必称稷山的时候,再想在麻花上做出新文章,从名字上体现差异化,成为一个必须的营销策略。

而且改名之后,还有利于消费群体的定位。目前在青岛、郑州等市场,一箱“麻特”5袋30根售价88元,一根售价差不多3元。这样的定位,与人们印象中一元一根、五元六根的市场零售价位相差甚远。“麻特”的改名,有利于更好地切入中高端市场。

改名之后,行新枝又请人设计了外包装,实现功能性与文化属性的双重加强。她还创建了“绛南府”微信公众号,每天不遗余力地在社交媒体上推广。

如今是麻花的销售淡季,但在文化浸润、加持之下的“麻特”,依然表现良好,每天能外发十来箱产品。行新枝刚刚大学毕业的儿子,目前正在家中帮忙,闲下来会复习功课准备报考公务员考试。但以后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呢?从打工到创业,50岁的行新枝是在试验,她儿子以后的选择,可能也与这场试验有关。“麻特”创业,关乎母子两人今后不一样的人生,就像所有从城市回流乡村、从打工转型创业的农民一样。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沙巴体育娱乐